德赢ac米兰官方合作伙伴-vwin娱乐官方网站|首页下载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“站住!”

   正当颜雨辰举着石台,走出大门两步远时,令狐小楼突然冷喝一声,转身追了上来。

   坐在石台上的羽听雪惊醒过来,站起身,满脸得意地地道:“怎么,令狐小楼,难道还想反悔不成?若是敢反悔,就是小狗!”

   令狐小楼伸手从黑人保镖手里夺过了手枪,目光冷冷地盯着颜雨辰,道:“我不反悔,但我可以把他的腿打断,看他还怎么下去。”

   羽听雪顿时怒道:“令狐小楼,卑鄙无耻!臭不要脸!”

   令狐小楼没有理睬她,而是走到近处,把手里的枪对着颜雨辰的大腿,冷哼道:“很厉害啊,不错,要不,再走一步试试?”

   颜雨辰苦笑一声,只得把石台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地上,摊手道:“令狐小姐,可以讲道理吗?”

   令狐小楼厌恶地嗤笑一声,道:“狗什么时候有资格与人讲道理了?”

   颜雨辰眉头微微皱起,盯着她脸上厌恶的神情,脑海中浮现出的小狐狸模样,却与她越来越陌生。

   某一刻,他突然明白过来。

   这只是一个长的像小狐狸的人,骨子里的高傲与无礼,与小狐狸相差甚远,根本就不是他的小狐狸!

   长发美女在阳谷废墟的忧郁写真

   “哼,怕了么?怕了的话,就滚回去吧!”

   令狐小楼满脸嘲弄,手中的枪,冰冷而无情地对着他。

   颜雨辰渐渐眯起了眸子,道:“令狐小姐,家里的人,难道都没有教怎么做人吗?”

   令狐小楼脸色一寒,道:“敢骂我没家教?狗东西,我……”

   “啪!”

   话还未说完,眼前人影一闪,颜雨辰已经掠到了她的面前,一巴掌把她给抽飞了出去。

   看着她那熟悉的身影,划出了一道抛物线,重重地落在了地上,颜雨辰的心中,竟然没有半点疼痛。

   果然,她不是小狐狸。

   这一巴掌,不仅把令狐小楼抽懵了,羽听雪和那些保镖,皆是满脸震惊地看着他。

   这位令狐家的掌上明珠,从小到大,即便是在京都,也绝对没有人敢抽她耳光。

   而现在,她竟然被一个无权无势的人给抽了!

   “小子,找死!”

   黑人保镖怒喝一声,就要冲上去,突然又想到自己不是对手,立刻从一名保镖的手中夺过手枪。

   可是,他刚把枪拿到手中,一道光芒突然亮起,像是流星一般,划破空气,“唰”地落在了他的手枪上。

   “咔嚓!”

   他刚拿到手的手枪,竟然瞬间断成了两半!

   他浑身一震,抬起头,看向那个少年。

   颜雨辰手中的光芒,缓缓的敛去,目光冷寒地看着他,道:“信不信,当们扣动扳机的那一秒,们的大小姐,绝对会比我先死?”

   众保镖脸色煞白。

   抬指为剑,气剑断枪!

   这就算是宗师之境的大人物,也绝对不可能做到啊!

   令狐小楼从地上站起,左脸红肿,满脸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神情。

   她不是因为那一耳光而震惊,而是因为眼前这个少年,竟然会有如此恐怖的实力!

   她更联想到了早上回来时,在山腰被杀手伏击,然后被一名神秘高手救了的事情。

   原来那名瞬间秒杀几名杀手的神秘高手,就是眼前这少年!

   而站在一旁的羽听雪,则是愣愣地看着黑人保镖手中的断枪,想到当初在寒山寺时,爷爷的那些保镖,手中的枪全部被人斩断的画面。

   原来,那个高手并不是袁道子,而是眼前这少年!

   难怪,德高望重实力强大的袁道子,会与他平辈论交!

   难怪爷爷如此推崇他,随便一个电话,爷爷二话不说,就打来了五千万!

   难怪身体刚刚好转的阿雨,刚见几面,就被他迷的神魂颠倒!

   原来,只有她,才是最蠢最蠢的傻瓜。

   “……到底是谁?”

   令狐小楼脸色发白,眸中深处,终于露出了一抹惊惧,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无礼和蛮横。

   就算是身边全是保镖,也绝对挡不住他那虚空一指!那气剑甚至比枪还要快!

   在随时都会丧命的情况下,她就算再高傲,再肆无忌惮,此时,也心底发寒,身子开始颤抖。

   颜雨辰看着她脸上的神态,看着她眼中的神情,看着她态度的变化,心头溢满了失望。

   果然,她果然不是自己的小狐狸。

   就算她与小狐狸长的一模一样,就算她真是小狐狸的转世,但,她终究不是小狐狸。

   此刻,颜雨辰的脑中,终于清醒。

   他缓缓地抬起左手,掌心亮起了一抹璀璨的光芒。

   令狐小楼脸色煞白地颤声道:“……要干嘛?”

   颜雨辰冷漠地瞥了她一眼,道:“放心,我就是想要这座石台,不会伤害的。”

   说罢,一掌拍在了那座石台上。

   “啪!”

   石台突然从地上跳起来,在空中翻了个身,稳稳地落在了他的手掌上。

   颜雨辰单手举着石台,没有任何吃力的表情。

   这一手,顿时让那些保镖和令狐小楼更加震撼和惊恐起来。

   颜雨辰看了呆若木鸡的羽听雪一眼,道:“听雪,走吧。”

   羽听雪回过神来,目光复杂地看了他一眼,连忙跟了上去。

   此刻,她忽然觉得,不是他的身份地位配不上自己的妹妹,而是自己的妹妹,恐怕人家根本就看不上。

   她的心头莫名一酸。

   令狐小楼突然颤声问道:“到底是什么人,可以告诉我吗?那座石台,对我来说,很重要。”

   颜雨辰心头一动,转过头看着她,道:“知道这座石台是做什么的吗?”

   令狐小楼咬着嘴唇,摇了摇头,道:“不知道。但……”

   说到此,她突然把藏在衣服里的半块玉佩拿了出来,道:“但我知道,这座石台,肯定与我有关,求,给我……好吗?我想研究一下。”

   颜雨辰看着她手中的半截玉佩,怔了许久,方手掌一动,把石台丢了下去。

   “砰!”

   石台稳稳地落在了地上。

   颜雨辰看着满脸惊喜的令狐小楼道:“好,石台可以给留下,让研究,但,,必须给我,让我研究一下。”

   “我?”

   令狐小楼满脸愕然。

   颜雨辰很认真地点了点头,道:“是的,,我要研究。”

   “啪!”

   羽听雪狠狠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脑勺上,咬牙切齿地道:“那就留在这里,好好把她脱光衣服研究吧!臭色狼!”

   说罢,愤愤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