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曾经安装过的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宴暮夕闻言,一脸漠然的反问,“她要订婚跟我有什么关系?不相干的人,我没空理会。”

宴云海噎了下,倒也不气,意味深长的问,“这么说,是无所谓了?”

宴暮夕扯了下唇角,“我姐已经出嫁了,那么以后在宴家,除了鸣赫的婚事,其他人都跟我无关。”话音一落,转头看向詹国通,“云熙的婚事,我也可以帮着操心。”

詹国通笑着道谢。

宴鸣赫装模作样的感叹道,“我是不是也得表示一下感动之意?难得啊,心里居然也有我。”

宴暮夕轻哼,“别得瑟,我是看二叔和二婶的面子,跟无关,要是不想让我理会,我正好乐的清闲,还省下份子钱。”

宴鸣赫笑起来,“那可不行,冲着份子钱,我也不能放过啊,暮夕,到时候,可千万别客气,只管拿钱使劲的砸我,我不嫌送钱俗气。”

宴暮夕嗤笑道,“先找到女朋友再说吧。”

李舒兰这时道,“暮夕说的对,鸣赫,可得抓紧了,跟暮夕同岁,别等着人家都当爸爸了,媳妇儿还没影儿。”

宴鸣赫敷衍道,“妈,我会上心的。”

“那明天就准备相亲吧。”

气质美少女乌黑长发纯白毛衣碎花长裙私房写真图片

“啊?”

宴鸣赫傻眼了。

宴暮夕幸灾乐祸的瞥他一眼,屈指敲了下桌面,“还有别的事儿吗?”

宴云海还未开口,就被宴云山抢过话去,“这事还没解决完,暮夕,真的不管怡宝和家齐订婚的事儿?

宴暮夕挑眉,”您是想问,我会不会搞破坏是吧?“

宴云山脸色变了变,有点被戳穿心事的尴尬。

宴暮夕呵了声,”您让他们尽管放心,大胆的去订婚,我保证不插手、不使坏,相反,我对他们的结合非常期待,且由衷的祝福。“

”……“听着他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,宴云山心里忐忑起来,”到底想干什么?“

”我想干什么,是我的事儿,您只需要记住一点就行,我不会去破坏订婚宴的,他们只管定。“

”那去吗?“

”笑话,我为什么要出席不相干人的订婚宴?我有那么无聊吗?“

”什么叫不相干的人?她是……“后面妹妹二字,在宴暮夕冷漠的眼神下,宴云山终究没敢说出来,僵硬的道,”好,记住今晚说的话,别去惹事,怡宝是怡宝,是,不承认她没关系,当她是陌生人也行,但也别去破坏她的幸福,们就……这么各自生活吧。“

宴暮夕听的一个劲的冷笑,”爸,我们一直都是各自生活,还有,您总是警告我啊,您也提醒一下他们,别来惹我,否则,我不会客气。“

宴云山身子一震,凉意从脚底蹿起来。

宴暮夕不再理会他,看向宴云海,”二叔,还有事儿吗?“

宴云海咳嗽了声,”好像也没什么大事儿了,姑姑那边……“

”有逸川在,他会处理好的。“宴美玉再怎么跋扈刁蛮,也有自己的弱点,还是一戳既中,那就是她儿子何逸川,有他哄着,不会惹出什么事来,小打小闹的,他不会在意。

宴云海显然也清楚,点点头,想了想,又斟酌着问,”暮夕,跟东方家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“

”没有啊。“宴暮夕轻飘飘的道。

宴云海苦笑,”没有吗?外面都传遍了,跟东方家关系闹僵,有人都问道我这里来了,说是不是有什么矛盾,不然为什么跟他们翻脸。“

宴暮夕嗤了声,”您信吗?“

宴云海叹道,”我当然不信,今中午不是还去东方蒲家里吃饭了吗,可我不明白,既然们没翻脸,那总是打击他们一家做什么?“

”打击?这话从何说起?“宴暮夕一脸无辜的问。

宴云海失笑,”没再网上踩东方靖、把他搞得身败名裂?“

”那是他咎由自取。“

”那东方曦呢?她在的丑闻是让人爆出来的吧?“

”那也是自作孽、不可活。“

宴云海别有深意的道,”暮夕,我自是知道,做这些肯定都是有原因的,别人不惹,又怎么会去针对别人?可是,没必要报复的这么激烈啊,私底下解决就行,闹的人尽皆知,对东方家的名声损害也很大吧?跟将白交好,东方蒲和江梵诗待犹如亲子,这么做,置他们与何地?“

”他们不介意。“

宴云海蹙眉,这正是他最不解的地方,就算他们再疼爱暮夕,再深明大义,可暮夕这么针对东方家,他们怎么还能心平气和的接受呢?这简直不合常理,换做是他,他肯定没这个心胸,他再明辨是非,也接受不了自己视若亲子的侄子如此打自己的脸。

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。

东方蒲和东方靖之间,肯定有问题。

大家族里,兄弟不和也是常有的,为了争权夺利,反目成仇都不稀罕,只是过去这么多年,东方蒲和东方靖一直兄友弟恭的,倒是让他没想到,这居然是做戏吗?

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,他忽然问,”暮夕,东方家快要选下任家主了吧?“

”嗯,年前。“

”应该是非将白莫属了。“

”那是肯定的。“

看他信誓旦旦,宴云海心里一动,没再继续追问,笑着转了话题,”大伯的寿宴,打算怎么办?都宴请谁,提前跟我说一声,我也心里有个数儿。“

宴暮夕点头,”这是当然,二叔有需要请的人,也只管说,我让詹管家下帖子。“

”好。“

”二婶,千禧山没有女主人,您最近要是不忙,能过来帮着操持一下吗?“

闻言,李舒兰怔了下,先是看了宴崇瑞一眼,宴崇瑞神色不变,她又看向宴云山,宴云山绷着脸没说话,她笑起来,”可以啊,别嫌弃二婶的眼光就行。“

宴暮夕调侃道,”就冲您能嫁给我二叔,足以证明您的眼光非常完美。“

李舒兰笑骂道,”这孩子,连我和二叔都敢戏弄。“

宴云海也笑骂一句。

气氛热络起来,说的都是寿宴的事儿,宴云山这个正儿八百的儿子倒是像个外人,被凉在一边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今天也是五更喔,感觉好久没写这么多了似的

二更 准备相亲了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几人聊到十点多,宴暮夕回静园休息,宴鸣赫跟着他一道,路上,宴鸣赫问,”暮夕,对瑰园,真的做好准备了?不惜一切代价?“

宴暮夕嗤笑,”什么叫不惜一切代价?太瞧得起他们了,对付他们,手到擒来。“

宴鸣赫拧眉,”暮夕,我知道有手腕、有本事,可这种事是不同的,在外人眼里,他们就是大伯的孩子,是的弟弟妹妹,不管找什么理由把他们撵走,都免不了落个无情无义、六亲不认的名声,更别说,他们肯定会反抗,大伯肯定也不会同意,届时,们闹起来,丢脸的会是谁?“

”我会在意这张脸?“

宴鸣赫苦笑,”还有宴家这张脸啊,我好歹是在乎的,我爸妈更不用说,要不他们怎么会跟着操心紧张呢,这不是一个人的事儿,是整个宴家。“

”回头跟二叔说,我心里有数儿,不会毁了宴家的。“

”唉,暮夕,一定要这样吗?“

宴暮夕顿住步子,盯着瑰园的方向,神色冷凝,”是,一定要,我已经忍了二十年,不会再忍了。“

宴鸣赫复杂的看着他,”等接管了宴家、娶妻生子后再驱逐他们,不是更好?“

宴暮夕摇头,冷笑道,”鸣赫,怎么就没想过,他们会让我顺利接管宴家吗?们难道以为我只要容忍他们就能相安无事了?“

宴鸣赫面色微变,”他们对出手了?“

”那不是肯定的吗?他们会甘心永远屈居我之下?会甘心当一辈子庶子庶女、名不正言不顺?会甘心眼睁睁的看着宴家交到我手上?“

”宴子安想夺权?他凭什么?“宴鸣赫声音冷沉下来,”大伯不是从来不让他沾公司的事儿吗?难道大伯动摇了?还是……想用他来掣肘?“

最后一句,问的小心谨慎。

宴暮夕脸色清寒,眸底并无激烈的情绪,淡漠的道,”他还不想退位,想保住那把椅子,自然就要扶持一个人来跟我抗衡,宴子安从小听他的话,是不二人选。“

宴鸣赫闻言,一时不知道该劝慰些什么,拍拍他的肩,叹了声,转了话题,”暮夕,我要开始相亲了。“

宴暮夕转头看向他,”二婶等不及了?“

宴鸣赫苦笑,”是啊,旁敲侧击的说了好几回了。“

”二婶心里有人选了吧?“

”嗯,提过几家的名字。“

宴暮夕默了片刻,似漫不经心的道,”舅舅家的表弟表妹,也都到了适婚的年龄,听说也有合适的人选了?“

宴鸣赫感慨一句,”什么都瞒不过啊。“

宴暮夕轻笑,”帝都就这么大,寻常百姓家婚娶我自是不知道,但李家是什么门楣?我要是不知道,那不是耳聋目瞎了?不止我,盯着李家的多了去了。“

宴鸣赫苦笑,”说的对。“

”舅舅比起外公来,可不算是个聪明人呐,当然,他自诩很机智,一嫁一娶,两方人谁也不得罪,将来不管谁上位,他都有依靠,看起来是最稳妥的安排,殊不知……“后面的话,宴暮夕没说出来。

宴鸣赫明白,这是给他留面子,因为那话不好听,他无奈的道,”我明白,但舅舅刚愎自用,别人的意见他很难听的进去,之前外公在世,还能有人管的了他,现在谁说也没用了,齐家和赵家,他拿不准选谁,便都下了注,我那表弟表妹也乐意,谁还能再说什么?“

”那二叔和二婶呢?“

”我爸没表态,似还在观望,也知道我爸那性子,谨慎的很,至于我妈……“

”妈可没有女儿,想两边都投资,怕是不行。“

宴鸣赫捶了他一下,”当着我妈的面,可别这么怼她,她最是要面子,也争强好胜,不过,她对,还是很有底线的,从不过界。“

宴暮夕哼笑,”妈也就这点比姑姑好。“

”想找揍啊?“

”不是我对手。“

宴鸣赫气笑。

见状,宴暮夕不再逗他,改为一本正经的问,”的意思呢?“

宴鸣赫捏捏眉头,略有些烦闷的道,”我的意思重要吗?“

”若想它重要,那便重要。“

闻言,宴鸣赫心头一震。

宴暮夕正色道,”鸣赫,我知道对仕途有很大的期望,可想在这条路上走的远,并非只能联姻,联姻不过是锦上添花,没有,也能达成所愿,只是时间的问题。“

”,让我想想。“

”好,有决定了跟我说一声,我可以帮。“

宴鸣赫点点头,”谢了,暮夕。“

宴暮夕”嗯“了声,算是收下。

”那呢?对那两家?“这话,宴鸣赫之前从来没正面问过,只是猜测,暮夕是支持赵家的,因为他跟赵家走的更近些。

听到这么讳莫如深的话题,宴暮夕的神色依然淡淡的,”我不参政。“

言外之意,哪家都不站队。

宴鸣赫了然。

……

翌日,宴暮夕去公司的路上,接到何逸川的电话,”暮夕,我妈那儿已经摆平了,别往心里去,她就那脾气,以后我会看着她点的。“

宴暮夕道,”有这番话,就够了,我不是小心眼的人、。“

何逸川疲惫的道,”谢了,为这事儿,我昨晚都没睡着。“

”那补个觉吧,改天我们再聚。“

”好……“

挂了电话,邱冰跟他汇报,”少爷,昨晚老爷子出门了。“

”去了哪儿?“宴暮夕神色平静。

”紫园。“

紫园是帝都高档住宅小区,有独幢别墅,也有高层,宴云楼和他母亲便住在那儿。

宴暮夕没有意外,只淡淡的扯了下唇角,”我爸呢?“

”大爷在瑰园待了一个小时左右,之后却又回了福园住下,瑰园的其他人都没外出,直到今早上,宴子安匆匆开车出门了。“

”让人盯着他,看他在搞什么鬼。“

”是!“

”东方家老宅那边,昨晚还有什么异常动静吗?“

”没有,东方夫人拿出主母的气势来,以后,东方家的庶务就由她打理了,不过,郑继训辅佐,这是东方雍最后拍板定下的。“

三更 我不怨他们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”郑继训?“宴暮夕喃喃着这个名字,眼底闪过什么,”他在东方家有二十多年了吧?“

”是,很沉默寡言的人,有些木讷,不过办事能力不错,东方雍很信任他。“邱冰说完,又补上一句,”他儿子郑凯,是秦观潮的司机。“

闻言,宴暮夕意味深长的笑了笑,”郑继训的儿子,不留在东方家当差,怎么跑到秦家去了?这是谁的主意?“

”好像是郑继训自己,他不喜欢父子俩人为一家人工作。“

”那怎么挑上秦观潮的?“

”郑凯是退伍兵,有些身手,郑集训拜托了将白少爷,将白少爷跟秦观潮关系交好,便推荐郑凯去了,您也知道,秦观潮不喜欢开车,身边一直有司机。“

闻言,宴暮夕忽然道,”说起来,秦观潮这不喜开车和不喜海鲜的毛病,是从他母亲去世后才有的对吧?“

”对,他母亲也是车祸去世。“

”也?“这个字用的可是太有深意了。

邱冰神色一震,”最近您让我查的事儿,大多都跟车祸有关,我也是神经敏感了。“

宴暮夕没再继续,转了话题,”还有别的事儿吗?“

邱冰想了想道,”昨晚您走后,苏茂恒一家去归去来兮了,不过,余江余海得了您的吩咐,使了个招,没让他们进门,一家几口人骂骂咧咧的走了。“

”他们去干什么?“

”耀武扬威、炫耀显摆吧?酒店的事儿已经有着落了,规模还不小,苏茂恒父子,还有张兰英,正招兵买马,在搞装修建设,他们大概觉得出人头地了吧,自然想去少夫人家人面前得瑟下。“

”钱到位了?“

”应该是。“

宴暮夕嗤笑,”动作很快啊,齐镇宇回帝都才几天,他们就结成同盟了。“

”要瓦解吗?“

”当然,不过不急,等着他们的钱全部砸进去后,再出手。“

那样,才能让他们血本无归。

”要跟少夫人提个醒吗?“

宴暮夕拿出手机来,拨了出去,不过全程说的都是肉麻情话,正事抛掷脑后,邱冰咳嗽了两声都不管用,最后索性不管了。

……

柳泊箫接电话时,刚到学校门口,跟宴暮夕腻歪完,要下车时,就看到秦观潮和秦明月兄妹也从车里下来,她不想跟他们正面遇上,于是在车里又等了片刻。

秦明月之前家里给她请了假,又加上国庆这七天,已经有些时候不来学校了,这次开学,秦观潮坚持送她来,还没让郑凯随行。

兄妹俩一路沉默,到了地儿,车子停下,俩人一前一后下车,秦明月拎着自己的包,低头盯着脚尖,低声道,”哥,我走了。“

秦观潮犹豫了下,抬头揉揉她的头,”明月,到学校后,好好学习。“

”嗯。“

”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,要向前看。“

”……“秦明月咬着唇,默了片刻,委屈的问,”哥,心里能过去吗?“

秦观潮深吸一口气,”只要以后不再糊涂,我就原谅这一次。“

”真的?“秦明月抬起头来,眼圈有些红。

到底是亲妹妹,哪怕之前有再多的失望、痛心,看到她这副样子,秦观潮还是心软心疼,”真的,人活一辈子,都有犯错的时候,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“

”可我改了……也回不到过去了。“秦明月自嘲一笑,”爷爷和爸对我都失望了吧?以后,也不会再教我秦家的医术了,我虽还顶着秦家女的名声,可不会秦家的医术,说,可笑不可笑?“

”明月!“秦观潮拧眉不悦,”爷爷和爸的决定没有错,这是秦家祖辈定下的规矩,他们若是不这么处置,对别人不公,以后也没办法服众。“

秦明月又低下头去,”我明白,我不怨他们。“

秦观潮艰涩道,”跟老师好好学,将来也一样能当个好医生。“

”嗯……“

”以后,离得小曦远一点。“秦观潮提醒,”就算她主动接近,也推辞了,哪怕翻脸。“

”这样……好么?“

”不好也得这么做,爷爷的话别忘了,还有,小曦心思太深,也太狠,跟她在一起,会有危险,前些天,她的下场,也看到了,明月,那是就是她得罪宴暮夕的后果,对,宴暮夕已经手软了,并没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,这不是我们秦家的面子,是长歌的,但长歌的情分也只有这一次,再有下回,谁也帮不了,知道了吗?“

”……知道了。“

柳泊箫看着秦明月独自一人进了学校,穿着一条深色的长裙子,跟以前的形象简直判若两人,少了那份灿烂,多了阴郁和沉默。

这样的改变,让她心头不安。

”少夫人,咱们也进去吧,快迟到了。“余海提醒。

”好……“

柳泊箫从家里来,带了好多吃的,先回了趟宿舍,把东西塞满冰箱,庄静好见了,素来冷清的俏脸上染上几分暖意和雀跃。

俩人也有好些天不见了,有很多话题可聊,边说着边去教室上课。

教室里乱哄哄的,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什么。

这场面,让柳泊箫想起之前针对她的那些时候,不过今天,不是她的八卦,主角另有其人。

周晓现在跟她俩算是比较熟了,见她俩来了,招手打招呼,还给她们占了位子,坐下后,就神秘兮兮的道,”程拓跟神秘女子外出吃饭被拍下来了,们知道那女子是谁吗?“

庄静好摇头,她对娱乐圈向来不怎么关注。

柳泊箫也是如此,还是明澜出道后,她才偶尔上网浏览一下,闻言,恍然道,”大家不会都在说这事儿吧??“依着程拓的人气和号召力,他的绯闻的确能让人躁动起来。

周晓点点头,”程拓的社交平台都快瘫痪了,他有数百万众的粉丝啊,一个人哪怕说一句,就能翻了天。“

”都说什么了?“

”之前他不是说自己有女朋友了吗,但谁也不知道他女朋友是谁,网上也有猜的,程拓既不承认也不否认,谁想,今天拍到正脸了。“周晓说着,拿出手机点开图片给她们看。

庄静好眯了下眼。

柳泊箫神色微动,那女子她见过,就在游轮上,还当着她的面想诱惑宴暮夕。

四更 绯闻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”都不知道是不是?“周晓的语气里有藏不住的得意,”不知道也实属正常,因为这个人才回帝都没多久,就冲她这张脸、这风情,若在帝都常住,早就搅动的娱乐圈风云变幻了。“

庄静好淡淡的道,”有那么夸张吗?“

周晓瞪大眼,”夸张?我这还是因为嫉妒她霸占了男神有意说的含蓄呢,不信随便找个男生问问,这样的女人,哪个男人扛得住啊?“

庄静好不以为然,”长得也就那么回事儿,一脸的风尘。“

”静好,这追求也太高了吧?什么叫长得也就那么回事儿?她够漂亮啦,最主要的是够味儿,堪称尤物啊,瞅瞅人家那胸、那大长腿,那小细腰,就不眼馋?“

庄静好收回视线,”离着泊箫差远了。“

闻言,柳泊箫失笑,”怎么跟我比上了?“

”也对,她没资格跟比,给提鞋都不够。“庄静好说的一本正经。

柳泊箫,”……“

这是在夸她吧?

周晓幽幽的看着俩人,”我说,咱们的话题是不是偏了?还能拽回来不?我的本意是想跟们炫耀,我认识绯闻中的女主啊……“

庄静好兴致缺缺,无心再听。

柳泊箫捧场的问,”是谁?“

周晓翻了个白眼,”俩可真够淡定的,服气了,得嘞,姐不跟们计较,这照片里的女主叫齐雪冰,是齐家人,那个齐家。“

她一边说着,一边暗示性的往天上指了指。

庄静好眉头微动。

柳泊箫好奇的问,”是怎么知道的?“

周晓低语,”听我姐说的,齐雪冰虽不是艺人,但在国外时经常跟娱乐圈的人一起玩,还玩的很开,她跟很多男明星都交情匪浅,有个不雅的称号,集邮女,懂了吧?“

柳泊箫点了下头,集邮女是什么涵义,她还是知道的。

周晓看着她,又八卦道,”她最大的爱好,就是征服各路美男,听说,她回帝都后曾放出豪言,要把美男榜上的前五名都迷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“

柳泊箫眼眸闪了闪,”真的?“

”嗯,八九不离十,她这不是已经冲程拓下手了吗?记者不光拍到俩人吃饭,还拍到他们一前一后进酒店的照片,进去就没再出来,八成是得手了,接下来,就是……“

”封墨?“柳泊箫想笑,”封墨应该不容易得手吧?“

就封墨那脾气,齐雪冰敢去调戏,能把她扔出去。

周晓皱眉道,”墨爷是匹野马,最能激发女人的征服欲了,齐雪冰肯定不会放过他,至于能不能成功的确不好说,不过楚少和东方少爷,就难讲了。“

”什么意思?觉得这俩人很容易被诱惑吗?“

”对啊,俩人都是纯情男,哪怕心里对这种集邮女很看不起,但身体诚实啊。“

柳泊箫嘴角抽了下,听不下去了。

正好,上课铃也响了,老师抱着书本走进来,乱哄哄的教室瞬时安静。

周晓似还没说够,对她低声道,”放心吧,家宴大少肯定不会上钩。“

柳泊箫笑了笑,”好好听课吧。“

周晓见状,不再多言。

……

Tagged